Post view

粱京: 网络时代的革命与战争及其挑战|自由亚洲

6_1R9131238_0.jpg

专制政治的文化,本质上是一种自杀的政治文化。在网络时代,中俄这两个大国的专制政治文化不仅有能力摧毁自己的国家,也能给自由和民主的国家带来具有毁灭性的威胁。郭媒体的一个主导思想,就是搭建一个全球挺郭「爆料革命」的平台,推动中国的政治革命。北京干扰《文贵看春晚》直播实质是一种战争行为!

2018-2-20

最近发生的两大新闻事件让我们直接见证了网络时代的革命和战争的一些重要特徵。事件之一,就是郭媒体出师不利,春晚直播被中共的网络攻击成功破坏。另一大新闻,就是美国司法部突然起诉13个俄国人,指控他们涉嫌非法干预美国大选。普通美国人因此看到了普京利用网络技术试图影响美国大选的惊人细节,不得不面对两国已处于「信息战」状态这个严峻的现实。

网络时代的革命和战争与过去的革命和战争最大不同,就是在这种「非常状态」下,多数人的正常生活似乎并未受到影响,但这种一时感觉不到的革命或战争,则和传统的革命与战争一样,能对无数人的命运和后代,带来巨大和深远的后果。

从这两个事件看,网络时代的革命与战争还有一个前所未有的特点,那就是主导全球秩序的美国,不可避免地成为与之争锋的大国,也就是中国和俄国内部政治革命的一个重要战场,甚至是主战场。也就是说,中国和俄国的内部革命,不可能不以网络战的形式,把美国卷进来。

这当然和目前的网络技术有很大关系,专制的中国和俄国可以利用国家对网络技术的全面控制,有效阻止反对派在本土发声。法治保护言论自由的美国,则不能阻止中俄两国的反对派在美国利用网络平台来挑战本国的统治者。郭媒体的一个主导思想,就是搭建一个全球挺郭「爆料革命」的平台,推动中国的政治革命。俄国竞选下届总统的反对派候选人之一,Ksenia Sobchak也跑到美国来对本国民众发表竞选演讲,以绕开俄国官控媒体对她的封锁。

在这个背景下,有人认为只要海外反对派的宣传无法在本国落地,他们的努力都将是徒劳的,而现在似乎还看不到海外政治宣传在中俄落地的前景。也就是说,传播技术的障碍,将成为中国和俄国海外反对派的致命弱点。这些天获得的各种信息,让我得出了不同的结论。第一,海外反对派的信息在本土落地的技术障碍是否不能克服?还难下定论。天才的发明家Elon Musk正在非常认真地开发全球高速互联网技术,这说明这个技术问题在不久的将来可能就有解。

第二,海外反对中共专制的华人缺乏理性的激烈内斗,强化了我的一个判断,那就是中国政治变革最大的挑战,其实并非来自传播和沟通的技术障碍,而是来自中国政治文化本身。

这一点,不仅清楚地展现在当权者方面,也越来越清楚地展现在反对派方面。沟通技术的变革,对改造中国非理性的政治文化已经带来了不少的推动,在美国和西方的法治环境下展开的海外华人反抗政治,也有助于推动这种改造和进步。但是,与中国危机恶化相比,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中国政治文化更新的速度都不足以应对越来越急迫的挑战。

专制政治的文化,本质上是一种自杀的政治文化。在网络时代,中俄这两个大国的专制政治文化不仅有能力摧毁自己的国家,也能给自由和民主的国家带来具有毁灭性的威胁。这是一个中俄政治和文化精英不得不面对的挑战,也是美国和西方的政治和文化精英也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自由亚洲

 

环球实报 20.02.2018 0 187
排序根据: 
每页显示设定:
 
  • 还没有评论,您赶紧抢沙发啊!
Categories
中国民主 (8 posts)
宗教信仰 (1 posts)
时事评论 (21 posts)
民权运动 (2 posts)
深度分析 (2 posts)
评价
1 votes